<span id="teqx7"></span>

      <legend id="teqx7"><noscript id="teqx7"><video id="teqx7"></video></noscript></legend>
      <dd id="teqx7"></dd>

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> 書法繪畫

      朱非文章// 讀徐渭三評

      書法繪畫 書法繪畫 2021-11-30 09:38

      QQ截圖20211130085516

          關于徐渭書法的評論很多,有的令人信服,有的令人半信半疑,有的令人難以茍同。本文拈出其中較重要的三條,說說自己的看法。 

           其一:“吾書第一,詩次之,文次之,畫又次之?!?/strong>“書第一,詩次之,文次之,畫又次之”,據說這是徐渭的自評。我以為,自評其實并不一定可靠。自評往往帶有個人的偏見,或者另有意圖。如同齊白石自評說“詩第一”,“畫最次之”。一些人就覺得老人似有“欲擒故縱”之嫌。徐渭生于1521年,誕辰于今已五百周年,這五百年的歷史對徐渭的綜合評價是畫第一,詩文次之,書法居其末。徐渭的書法在當時的明代甚至上不了臺面。歷史現實與徐渭自評正好相反。明代是中國書法的成熟期,臺閣體的出現,就是成熟的表征。明代書法,對我國整個書法史而言,決不能小覷。明初有三宋二沈,即宋克、宋璲、宋廣、沈度、沈粲。沈度乃臺閣體之祖,被明成祖稱為“我朝王羲之”。明中期則有李東陽、吳寬、沈周、王寵,還有大名卓著的祝允明、文徵明。晚明則有邢侗、張瑞圖、董其昌、米萬鐘、黃道周、倪元璐、王鐸、傅山等。明代書法袞袞諸公,是一座座書法高峰。單就書法論,徐渭在這些高峰面前,沒有位置。我讀張光賓先生的《中華書法史》,其中明代一節,只字不提徐渭。但,歷史也可以改寫。在當下特定的“現代書法家”的提攜下,徐渭的書法正在重新評論,重新發現?,F在的中國書法史徐渭的地位在明顯上升。徐渭的書法,主要是草書。他的草書有很明顯的個人內心情感的宣泄,筆墨恣肆,滿紙狼藉,不計工拙,所有的才情、悲憤、苦悶郁結都隱含在扭曲的筆畫之中了。他的書法,有強烈的個性,明顯與有明三百年正大氣象的主流書法拉開了距離。徐渭說:“高書不入俗眼,入俗眼者非高書。然此言亦可與知者道,難與俗人言也?!边@句話,與其說他“自負”,不如說他“失落”。徐渭是一個多才多藝、出類拔萃的人,時代的扭曲使他從天才演變成怪才。從他的書法看,他有很好的筆法技能,從他的書論看,有很高的見解,但他留下的書跡,最大的缺點是行筆失控,章法無序,狂放不羈??梢钥闯?,徐渭不愿受法度的約束。但,法者,約束也。書法、法書,本不該離開法度的限制和約束。也有人以為,從徐渭的自評來看,說明他是個明白人。他把成就最低的書法,說成是“第一”,成就最高的繪畫,他卻說是最次。從這里,我們看出了他的狡黠。也就是說,徐渭的“吾書第一”,正說明徐渭對自己書法的不自信。他的自評,應該符合徐渭的性格特征。這一說法,可供討論。

           其二:“文長喜作書,筆意奔放如其詩,蒼勁中姿媚躍出。余不能書,而謬謂文長書決當在王雅宜、文征仲之上。不論書法,而論書神:先生者,誠八法之散圣,字林之俠客也?!?/strong>徐渭死后20年,“公安派”領袖人物袁宏道到紹興探望友人陶望齡,晚間少睡意,無意中翻到一本徐渭的詩文稿,讀了幾篇,不禁拍案叫絕,驚問此人是今人?還是古人?竟拉起陶望齡一起徹夜閱之,“讀復叫,叫復讀”,以致把童仆驚醒。而后袁宏道不遺余力地搜羅徐渭的文稿,研究徐渭,大力宣揚徐渭。袁宏道還寫下中國古代文學史上著名的人物小傳《徐文長傳》?!缎煳拈L傳》主要評的是徐渭的詩文,偶及書法;評徐渭的書法就是上面這一段評語。對我來說,拜讀這段評語,使我驚嘆的不是徐渭的書法,而是袁宏道令人震驚的文筆。袁宏道坦承自己“不能書”,他謙虛地自稱他的書評只能是“謬謂”(直譯為“錯誤地認為”),但他涉筆一點,就把徐渭的書法提高到明代大書法家王寵、文徵明之上。袁宏道知道有人會提出異議,他卻已聲明在先:他論的是“書神”,不是“書法”。提到“書神”的高度,這官司就沒法打了。接下去他又說徐渭是“八法之散圣,字林之俠客”,更是令人摸不著頭腦。何謂“散圣”?何謂“俠客”?幾品幾級?標準何在?只有請我們這些“后之覽者”各自發揮想象了。我的理解,袁宏道的“散圣俠客”其實是指出了徐渭書法的“另類”,但他是以肯定、贊美的口吻指出的。經袁宏道這樣一說,令多少人在不可捉摸的“散圣”、“俠客”前佩服得五體投地!整段評語唯一能落實的是“筆意奔放如其詩,蒼勁中姿媚躍出”,但這一句評論,評的其實是徐渭的詩。袁宏道是性情中人,激情滿懷。他以他的慧眼和文筆,寫下了著名的《徐文長傳》,使徐渭死后復生,確立了徐渭的歷史地位,造就了徐渭500年的輝煌。如果沒有袁宏道,也許我國歷史會遺忘了這位影響獨特的大畫家。徐渭抑郁一生,有袁宏道這篇《徐文長傳》,可以瞑目矣。但其中袁宏道的這段書法評論,實在是寫得肆意汪洋,不著邊際,明顯有愛屋及烏之感。借用米芾的話來說,應該是屬于“征引迂遠,比況奇巧”之類的評論。

           其三:“陶望齡作渭小傳,載渭嘗自言書第一,詩二,文三、畫四。今其書畫流傳者,逸氣縱橫,片楮尺縑,人以為寶。其詩欲出入李白、李賀之間,而才高識僻,流為魔趣。選言失雅,纖佻居多,譬之急管么弦,凄清幽渺,足以感蕩心靈,而揆以中聲,終為別調。觀袁宏道之激賞,知其臭味所近矣。其文則源出蘇軾,頗勝其詩,故唐順之、茅坤諸人皆相推挹。中多代胡宗憲之作,《進白鹿》前后二表,尤世所艷稱,其《代宗憲謝嚴嵩啟》云:‘凡人有疾痛疴癢,必求免於天地父母,然天地能覆載之,而不能起於顛擠;父母能保全之,而未必如斯委曲。伏惟兼德,無可并名。名且不能,報何為計?’云云。雖身居幕府,指縱惟人,然使申謝朝廷,更作何語。錄之於集,豈止白圭之玷乎?蓋渭本俊才,又受業於季本,傳姚江縱恣之派。(案:渭師季本,見《明史·文苑傳》)不幸而學問未充,聲名太早,一為權貴所知,遂侈然不復檢束,及乎時移事易,侘傺窮愁,自知決不見用於時,益憤激無聊,放言高論,不復問古人法度為何物,故其詩遂為公安一派之先鞭,而其文亦為金人瑞等濫觴之始。蘇軾曰:非才之難,處才之難,諒矣。渭所著有《文長集》、《闕篇》、《櫻桃館集》三種,鍾瑞先合刻之,以成此集。又有商濬所刻,題曰《徐文長三集》者,亦即此本,前有陶望齡、袁宏道所作二傳。宏道以為一掃近代蕪穢之習,其言太過。望齡以為文長負才性,惟不能謹防節目,跡其初終,蓋有處士之氣,其詩與文亦然,雖未免瑕類,咸成其為文長而已,是則平心之論也?!?/strong>

      QQ截圖20211130085626

          以上這一評,是清代紀曉嵐在《四庫全書總目提要·徐文長集》寫的一段話。紀曉嵐寫得不激不厲,心氣平和。紀曉嵐對徐渭書畫贊賞有加。他說:“今其書畫流傳者,逸氣縱橫,片楮尺縑,人以為寶?!薄耙輾饪v橫”,是紀曉嵐對徐渭書法的核心評價,紀曉嵐行文斟字酌句,肯定掂量過這四個字的份量。對徐渭的詩,紀曉嵐認為以徐渭之才,本應“出入李白、李賀之間”,但徐渭“才高識僻,流為魔趣”。高評之后,繼之以全面否定。其中“揆以中聲,終為別調”這八字,說得最為切中要害。紀曉嵐說的是詩,用于評徐渭的書法,也是適合的。就是說,徐渭的作品,與文化傳統、主流社會的要求相較,簡直是背道而馳。對徐渭的文,特別指出“《進白鹿》前后二表,尤世所艷稱”;而其《代宗憲謝嚴嵩啟》(這是嚴嵩81歲生日時,胡宗憲要徐渭代寫的賀信),紀曉嵐則認為吹捧過甚。作為師爺,雖然是身不由己,但寫嚴嵩寫到這個高度,以后皇上做生日,又如何下筆?論及徐渭一生的坎坷,紀曉嵐借用蘇東坡的話說:“非才之難,處才之難”。一個人有才能還不是最難的,最難的是有了才能之后,能得到社會的接納和認可,個人又能憑借各種機遇獲得恰如其分的發揮。想必紀曉嵐對“處才之難”有很多的感慨,所以對徐渭不乏理解和寬容,千言萬語,盡在這“諒矣”兩字之中矣。徐渭少年時天才超逸,“六歲受《大學》,日誦千余言”; 九歲便能作文,“書一授數百字,不再目,立誦師聽”;十多歲時仿揚雄的《解嘲》作《釋毀》,轟動了全城。當地的紳士們稱譽他為神童,把他比作劉晏、楊修;二十三歲時他與越中名士姚海樵、沈煉等人相交往,被列為“越中十子”之一。但他二十歲成為生員后,接下來的科舉應試卻八次不中,“再試有司,皆以不合規寸,擯斥于時”,深受打擊。紀曉嵐是體制中人,他不可能去批評社會,他指出的是徐渭自身的責任:“不幸而學問未充,聲名太早,一為權貴所知,遂侈然不復檢束,及乎時移事易,侘傺窮愁,自知決不見用於時,益憤激無聊,放言高論,不復問古人法度為何物?!薄安粡蛦柟湃朔ǘ葹楹挝铩?,是紀曉嵐對徐渭處世(包括從藝)態度的批評。徐渭的書法,無視傳統、無視法度的確是一大硬傷?,F在不少人在學習徐渭書法,學的其實就是他的無視傳統和無視法度,是對是錯,我們靜待歷史來回答。紀曉嵐并不完全認同袁宏道對徐渭的評論。說袁宏道與徐渭“臭味所近”,故有偏激之嫌;袁宏道說徐渭的文章“一掃近代蕪穢之習”,紀曉嵐也認為“其言太過”。紀曉嵐的評論最后又捎帶著提到了陶望齡對徐渭的評論。認為陶望齡的評論是“平心之論”。陶望齡認為徐渭一是“負才性”;二是“不能謹防節目”(我的理解是說徐渭一生中關鍵的幾步沒有走好);三是徐渭的書畫詩文皆有“處士之氣”。所謂“處士之氣”,意即站在統治集團的對立面。紀曉嵐認為所有徐渭的不足之處,都是由文長的個性決定的,這就是徐文長之所以成為徐文長的原因。


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• 謳歌新時代——書畫名家作品展激情亮相

        “2020年是極不平凡的一年。”但是,“每個人都了不起!”看似平實無華的話,卻道出了許多中國人內心深處的心聲。2021年春天來了,中國書畫導航網書畫家們滿懷激情、欣喜、自豪、謳歌新時代,以書畫作品祝福祖國明天...

      • 曠代草圣于右任書法展暨學術研討會在京舉行

          2021年3月18日,為紀念國家文物局頒布書畫作品限制出境20周年,由榮寶齋畫院、于右任國際書法研究會聯合主辦的“曠代草圣于右任書法展暨學術研討會”在北京榮寶齋畫院隆重舉行。國家文物局于2001年頒發《一九四九...

      • 張仃焦墨畫“離騷”——讀《巨木贊》

         來源:收藏雜志  1981年9月下旬的一天,張仃采風來到新疆南部戈壁灘一片人跡罕至的原始胡楊林(現叫“神木園”,已成為著名旅游景點)。面對眼前的奇景異象,畫家心潮澎湃,不能自已,無以名狀的靈魂顫動,后來記...

      • 齊白石早年畫的螃蟹什么樣?

        來源:北京畫院  蟹 齊白石 北京畫院藏  紙本墨筆 軸 134cm ×33cm 無年款  題款:幾時休息。白石山翁并題四字?! ♀j?。耗救耍ㄖ煳模┌资蹋ò孜模 ∥覀兌家咽熘R白石畫蟹一絕,可與他的蝦相媲美,他三...

      • 書法學習創作需要什么

        來源:美術報  在中國人看來,書法不僅僅是寫字而已,更是深蘊著民族歷史凝成的文化精神和哲理內涵,熊秉明先生曾說:“書法是中國文化的核心的核心”,正是體現了這種思想?! ∪欢?,在書法學習、創作的過程中,...

      • 北京畫院藏《三陽開泰圖》研究

        來源:北京畫院  北京畫院藏《三陽開泰圖》,立軸,絹本設色,縱106厘米,橫52厘米,“蘇漢臣”款,無年款,鈐印三:“漢臣”(朱文)、“趙”(朱文)、“皇十一子”(朱文),花押一?! ‘嬅嫔厦枥L童子二,山羊...

      • 坐看云起時 國家級技能大師夏瑛的變與不變

          與夏瑛本人的低調謙和如出一轍,我們第一次約訪的地點,是在他由車庫和地下室改造的工作室里。伴隨著爽朗的一聲應答,夏瑛繞過一座座由古畫摹本典籍堆砌的小山和一只慵懶的貓,來到門前迎賓入座?! ○B貓、學習...

      • 第27屆華夏園丁大聯歡,韓寧寧受邀參加了此次活動

        3月26日,以“華夏師說•蜀韻天府”為主題的第27屆華夏園丁大聯歡活動在成都開幕。韓寧寧老師受澳門中華教育會邀請參加此次活動,并在開幕儀式上贈送親筆題寫的賀詞?;鞔耗嘧o綠李甘當人梯架金橋行穩致遠華夏園丁大...

      • 青海省美協主席王筱麗涉嫌抄襲畫作停職檢查

         新京報訊(記者 吳淋姝)3月30日,新京報記者從青海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獲悉,經省文聯黨組研究決定,對青海省美術家協會主席王筱麗作出“停職檢查”的處理。此前,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、青海省美術家協會主席王筱麗...

      • 郭洪龍書畫藝術欣賞

        郭洪龍字祥云,號臥龍居士。1963年生于河北館陶,自幼酷愛書畫藝術。1976年拜中國書畫名家,中國藝術研究院教授蜚聲海內外的狂草人物畫家汪易揚為師,被收為入室弟子,學習書畫和制陶藝術。1984年入中央美院所屬中國...